利奥国际
2020-05-16 52

  利奥国际【主管QQ:6008777】欢迎咨询,待遇一步到位!

  5月8日,快手短视频在微博注册新账号“快手影视”,并发布第一条消息,宣布将于5月10日在快手平播第一部合作的院线电影《空巢》,这也是继抖音之后,又一短视频平台发展影视化的长视频业务。

  除了实现院线电影的转网播出,近期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也动作不断,数档特色直播正朝着规模化、常态化的方向发展。

  伴随着短视频平台先后吹响进军影视圈的号角,这对行业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抖音和快手的长视频梦,是否能够真的如愿以偿呢?

  自今年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影院被迫按下了暂停键,大量院线电影撤档延期,而这其中,有部分电影选择了另一种折中的方式,院转网。

  5月10日,由张唯导演的电影《空巢》正式在快手放映厅上线独播,该电影讲述了一位独居老人与保健品推销员之间围绕一起电信诈骗案所发生的故事,这是快手首次合作并在线上发行的院线电影。

  无独有偶,此前春节期间,抖音短视频也请全国人民免费观看了电影《囧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随后,电影《大赢家》也同样采取了院转网的播出形式。

  除了多部院线电影下海与短视频平台进行联袂献映,传统的视频网站也承接了部分院线电影。《肥龙过江》《我们永不言弃》等也先后上线视频网站。

  与传统视频网站不同,作为短视频平台的抖音和快手,在选择院线电影上,其实更偏向于短视频用户的收看习惯,尤其是选择更倾向于具有煽情色彩的题材。

  像这次快手母亲节档的《空巢》和上次抖音春节档的《囧妈》,二者均是把目光投掷于亲情之上。《空巢》虽无当红明星加盟,但却是关注当前社会中空巢老人生活;《囧妈》也是通过两代人之间的碰撞,最后完成一场亲情回归之旅。

  并且这一次快手在母亲节当天推出这部电影,言下之意溢于言表。短视频平台希望借以通过空巢老人这样极具现实意义和人文关怀的题材,视作为献给天下母亲的节日礼物,这也其实是想要和观众建立共情。

  可话说回来,对于院线电影来说,院转网其实是一种无奈之举,而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院转网则是又一个平台增长的突破口。

  虽然这一形式刚开始为行业所排斥,但是就在前不久,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指出要统筹好线上供给,同时加强对院线电影网络播出和网络电影发展的通盘规划,积极利用互联网推动电影发展。得到相关机构的支持,电影院转网也变得更为自然顺畅。

  除了在电影方面的影视化探索以外,短视频平台也多次尝试进军综艺市场。与此前的微综艺盛行不同,近期短视频平台对于王牌栏目的开发,更多都倾向于具有短视频属性的直播节目,并逐渐显现出常态化的趋势。

  同样以快手短视频为例,据文娱商业观察不完全统计,近一段时间,快手短视频先后推出了六档风格类型迥异的直播栏目。

  其中,主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为传统节目的短视频平台衍生节目,另一类为植根于短视频平台而兴起的新节目。

  一方面,此前受疫情影响,不少综艺节目的录制转为线上,短视频平台在其中看到了卖点。于是,像快手短视频联合王牌访谈节目《非常静距离》推出了特别直播版,把访谈现场搬进了直播间里。

  另外,快手短视频联手单向空间,促成知名作家出版人许知远入驻快手,在继《十三邀》之后,继续推出了直播栏目《许知远和朋友们》;此前,快手同时也联手笑果文化,带来《沙发喜剧秀》系列直播等。

  另一方面,一些来源自短视频平台的直播内容,变得更加系统化,推出了一些可以长期延续下去的主题直播活动。

  快手首档线上搞笑综艺节目《爆笑八点半》圆满落幕;并且推出首档云组局、云催婚、云相亲、云指导的情感直播节目《春日暖心社》;以及品牌公司负责人连麦直播互动节目《大佬云串门》等。

  除了这些直播栏目以外,近期,快手短视频也冠名了周杰伦领衔的新型全球户外生活文化实境秀节目《周游记》,并且在站内推出“JAY迷挑战赛”,以及定期发布节目相关周边视频,比如魔术秀、篮球秀,以及与好友间的其他趣味互动等。

  并且快手短视频今年作为《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全网唯一短视频海选平台,推出《云Battle之舞王猜猜猜》等栏目,截至5月9日,已经超过了25.5万个作品,排名第一的舞者“爱笑的西瓜哈哈”收获了累计738.8万的投票。

  总体上来看,比起此前微综艺节目在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其实,抖音和快手更适合一些具有直播属性的栏目,这不仅能够充分发挥短视频平台的优势,也可以为平台不断发展新的用户和粉丝奠定基础。

  虽然说以抖音、快手为首的短视频平台目前在逐梦影视圈方面也卓有成效,但是距离这个梦想实现仍旧相距甚远。

  在院转网电影方面,即便登陆短视频平台后同样具有一定的市场,但是,伴随着这一形式极有可能会在疫情得到控制后,退出历史舞台。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收益问题,当前登陆短视频平台的院线电影,均是通过免费播出的形式,这意味着平台需要消化巨额的版权费用。

  此前,抖音花了6.3亿左右买下《囧妈》,高水平的电影很难以免费的形式问世。然而像快手短视频所推出的《空巢》,作为一部低成本电影,在影片的传播度和影响力上也将会大打折扣。

  同时,会员付费的形式在短视频的土壤上,还没有形成用户习惯,如果想借以付费观看的话,短视频平台需要做出的努力将会更大。

  而在最新的《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已经指出,要按照相关技术指南,在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在内的相关娱乐休闲场所,这也意味着“院转网”的趋势将会被打断。

  另外,在直播综艺方面,因为此前在家办公的影响,越来越多的行业采取“云”措施,故而给直播行业带来了一段“红利期”,得以迅速发展壮大。

  伴随着疫情状况的好转,属于短视频平台的红利也即将过去,接下来所面临的挑战,才是真正决定短视频平台逐梦影视圈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